第132章 决斗大赛_霍格沃茨:我哈利也有家
E小说 > 霍格沃茨:我哈利也有家 > 第132章 决斗大赛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32章 决斗大赛

  第132章决斗大赛

  一楼走廊,三个孩子正在窸窸窣窣的小声谈论着。

  罗恩脸上满是自责,他抱着脑袋:“天呐,我…我早就得到过那个笔记本了,可是我把这一茬给忘了,老早就忘了…但凡我能机警一些,这一切都不会发生!”

  “别想太多。”哈利只能这样干巴巴的出言安慰着。

  他其实也觉得罗恩这一波有些太不靠谱,毕竟沐恩叔叔在课堂上对黑魔法以及黑魔法物品的危险性强调了不是一次两次的。

  “这也不能全怪你,没人能想到小矮星彼得还活着,还化作了一只耗子,更没想到他为伏…神秘人做事。”哈利说到。

  “话说…小矮星到底是谁,哈利你早就认识他了?”赫敏也转了个话题,她不想谈论这件事太多,已经过去了,是非对错再怎么论也没什么意义。

  能确定罗恩并非主动的就够了。

  “他是我爸爸的朋友。”哈利说到这儿,脸色也有些不好看:“小矮星彼得,在当代史中对他的记载是一个勇敢的格兰芬多。

  他因为追捕穷凶极恶的食死徒小天狼星而付出了生命,魔法部为他颁布了梅林爵士团一级勋章。”

  书中对于小矮星彼得的记载很简单,只是略为表述了一下彼得与他爸爸的关系,以及他的死因。

  但凡巫师界多几个人、多些事,这件事都还上不了历史书籍。

  “可是他没死,而且他才是食死徒?!”赫敏难以置信道:“还是说只是这段时间以来,他被欺骗…?”

  “不。”哈利摇摇头:“如果他是最近才变坏为里德尔做事的话,斯内普教授不可能做出那种举动。”哈利回顾着斯内普教授的话语。

  是你做的…不要用伱的嘴说出那个名字…

  哈利已经隐隐约约猜到斯内普说的“那个名字”指的是什么了。

  毕竟跟在詹姆后面,L开头的一个名字,除了他的妈妈,再想不出来有另外的可能。

  想到这里,哈利就觉得有些头疼。

  这就是斯内普这么喜欢针对我的原因?

  楼道中,留在学校的小巫师们都在大声讨论着刚才发生的事故。

  听说斯内普教授受了很严重的伤,可惨了。

  而且…偏偏又仅限于受伤。

  这让不少小巫师都暗暗感觉到开心,他们曾经期待无数次的场景终于成真,而且这一切与他们无关,事态也并没有严重到涉及死亡,他们心中很难升起共情心理。

  只是会笑着想:教授真可怜,希望他伤晚点好,多多修养…

  当然,这不是全部,还是有一些孩子对斯内普的遭遇感到伤心。

  也有一些人在想,霍格沃茨到底安不安全,连斯内普教授都受了如此伤势…

  毕竟他在决斗俱乐部表现出的强大有目共睹。

  同时,弗利维教授也匆匆从另一边走了过来,神情严肃,步履匆匆。

  从他出现到抵达三人面前,不过片刻而已。

  “教授。”三人连忙打着招呼。

  “你们没事吧。”弗利维教授担忧到,他看见了哈利手上包扎着的白纱,那是对之前的魔焰烫伤做的处理。

  “不,我们没事。”哈利连忙说道:“斯内普教授保护了我们。”

  旁边一个路过的小巫师突然一怔,在弗利维教授的身后,呆呆的转过头来,一脸的不敢置信。

  哈利再次认真的说道:“斯内普教授挡在了我们的面前,就是为了保护我们,他才受这么严重的伤的。”

  他的目光越过弗利维教授,看向了后面那些想要打听些什么消息的同学们。

  这话就是在给他们说的。

  “西弗勒斯…这家伙真是…”弗利维教授眼眶有些发红,对这个消息感到惊讶而又觉得理所应当和自豪!

  “好了,你们去休息吧,放松一下。”弗利维点点头,说着便向医务室走去。

  一路踏上台阶,很快便来到了二楼,正好撞见了出来的沐恩和邓布利多。以及在医务室门口的麦格教授。

  “菲利乌斯,你也来了,情况怎么样?”邓布利多问到。

  “一些孩子显然被吓得不轻,爆炸实在太过剧烈。”弗利维说道。

  “不算严重,楼道除了损失了数十幅魔画外,没有其他伤亡。”麦格点点头。

  “阿不思,到底发生了什么?”麦格有些担忧的问道:“是密室的事情吗?”

  邓布利多面色稍柔和了一些:“我们到办公室中再继续说吧。”

  沐恩手中翻动着笔记本,指尖带着微不可查的流光,不断抚摸着书页进行查探。

  他抬起头来,微微打量了一眼周围。

  “塞德里克,很喜欢凑热闹?”他朝旁边迈出一步,抬了抬手,朝着自己方向勾动着。

  塞德里克尴尬的从转角走出来:“教授…抱歉。”

  沐恩没搭理他,发生这种事,谁能不好奇,这倒是很正常。

  “去告诉桃金娘,密室的事情解决了,全都解决了。

  如果她愿意的话,让她别再将自己束缚在那个肮脏的盥洗室了,二楼上课的姑娘们每次上厕所要跑老远,挺累人的。”

  “解决了?!”塞德拉科说到。

  “嗯,一切结束了。”沐恩点点头。

  “真是个好消息。”塞德里克点点头:“那个…教授,这事儿我能让别人去办吗?”

  “别人办我不放心。”沐恩拍了拍他的肩膀:“你知道的,桃金娘其实很不讨孩子们的喜欢,很少有人能设身处地理解她的遭遇。

  当然,这并没有什么问题!

  只不过——有着这种能力的你,要更显得难能可贵许多。”

  “哦…好吧。”塞德里克有些咋舌,感觉脸皮都有些挂不住。

  这话…听得好舒服啊…

  他只得点头,低眉斜视了一下周围有没有拉文克劳的人,尤其是女孩儿,毕竟这是钻女厕所的活计…

  “去吧。”沐恩拍了拍他的肩。

  回过头来,正巧见到几人的目光。

  “有些姑娘一请假上厕所就跑出去二十多分钟,你们说这种情况谁能接受。”

  邓布利多了然的点点头,手顺了顺胡须:“当然,是的,当然如此!”

  欠揍的语气让沐恩想往他鼻子另一边来一拳,帮他正正骨。

  至于桃金娘?沐恩不确定她之所以常常悲戚痛哭是不是和密室有关,只是有可能而已。

  不过,总得试一试不是吗?如果能让其别再天天哭兮兮的,那可是桩大好事。

  反之,如果闹了误会的话,尴尬的也是塞德里克。

  ……

  ……

  办公室内的交谈很快结束,在邓布利多向两人以及姗姗来迟的波莫娜讲述了发生的一切后,他们均为斯内普的行为感到发自内心的敬佩。

  麦格建议立刻向公众告知密室事件已经解除的消息,却被邓布利多婉拒。

  一方面是因为邓布利多猜测到丽塔·斯基特应该陷入囹圄之中,至于原因,则是也就刚才早些时候沐恩提到了那个家伙。

  现在他们应当没时间和胆气再对霍格沃茨指手画脚。

  另一方面,则是校董会那边,邓布利多和他们,还有一番交锋…

  “对了,今天的晚餐,我们提前做一下圣诞前的小宴会吧。”邓布利多说到。

  麦格教授点点头:“这样也好,就算不告知公众们,但也该告知孩子们,让他们放下心来。”

  至于这个消息从孩子们口中传到外界需要多久,而这中间,邓布利多又能做些什么,那就是他自个儿的事了。

  等到三位教授离开后,坐在一旁一直在书写什么的沐恩缓缓抬起了羽毛笔。

  “其实,你只是觉得和外面那些家伙没什么好说的,对吧。”

  “只是觉得不必多费口舌。”邓布利多笑了笑,并不否认。“你在写些什么?”

  沐恩抬起本子来,邓布利多看了一眼,连忙收回了目光。

  上面是一段段不含脏字的垃圾话,堪称绝妙的语言艺术。

  “不愧是七海之王,这是海盗的名讳吗?”

  沐恩点点头,将本子合上。

  “我在想该怎么处理它。”

  “我的建议是,一把火给它烧成灰烬,不过我想你应当是觉得这不够的。”邓布利多笑了笑。

  “不,我只是觉得那太糟蹋了。”沐恩摇头:“你有在调查其他魂器吗?”

  “当然。”他靠在椅背上,难得的露出疲态:“我感觉已经快要抓住一个了…”

  “这么快?”

  “少年天才总喜欢追寻些仪式感作为装裱,严格来说——这件事并不算是大海捞针,而是有脉络可寻的。”

  沐恩看着手中的笔记本。

  “那这样说来,似乎可以将它作为一个突破口,探寻他的过往以及成长经历,这样可以做出更好的判断。”

  邓布利多怔了一下:“绝妙的想法。”

  随后他将目光放在笔记本上,进行着入侵。

  片刻后,他突然长舒了一口气。

  “很滞涩,他年轻时就学成了不斐的大脑封闭术。”

  沐恩又拿起日记本来打量了片刻,片刻后,他脸上若有所思。

  “你说这东西,拿来做大脑封闭术的练习教具如何。”

  ……

  “非常大胆的想法。”邓布利多有些被这个想法惊到了:“不过可能孩子们会很容易受到它的影响吧。”

  “言论上的影响,对某些人来说无伤大雅。这世界总有理念坚定者。至于思维入侵,要得不就是这个,不是吗?”

  “也是。”邓布利多点点头,随后嘱咐道:“一定要小心,再小心!”

  沐恩懒得搭理他,转而说道马库斯·弗林特。

  “我有两个想法。”

  邓布利多拆开一颗糖,等待着他的下文。

  “第一,是决斗大会,也就是一个校内的小比赛。第二,则是…如果可以的话,你的某位老朋友,有没有想过以过来人的身份,给孩子们上上课?”

  请收藏本站:https://www.ecc6.com。E小说手机版:https://m.ecc6.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