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有那么一点点菜_霍格沃茨:我哈利也有家
E小说 > 霍格沃茨:我哈利也有家 > 第92章 有那么一点点菜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92章 有那么一点点菜

  第92章有那么一点点…菜

  奇洛的事情来得快,去得也快。他并不无辜,选择成为伏地魔的拥趸,完全出于自愿。

  他很聪明,但智慧与欲望就像两个长久较量,时而互分胜负的角斗士。

  而在伏地魔的蛊惑下,那时的他,欲望显然击败了理智。

  他选择了一条不归路。

  “成为黑魔王忠实的信徒,帮助他重新君临他的王土,那最后能够得到最高荣誉的,定然是这个帮助黑魔王复活的自己!”

  起码,奇洛是这样想的。

  最终,他死在了那个地下的空旷教室中。

  他的死亡被掩埋,邓布利多随意的便将魔法部打发了回去。

  数天后,校长办公室内。

  “就不能删除这门课程,重新套一个皮进行教学吗?比如反黑魔法研究课!”

  邓布利多摇摇头:“完全没用,而且只会导致诅咒带来的后果更为严重。”

  “那譬如我今年任职一年黑魔法防御术,明年在转任变形术课程,教师之间相互轮换呢?”沐恩一边逗着福克斯一边问到。

  福克斯将脑袋埋到了羽翼下面,不理他。

  “也没用。”邓布利多看着福克斯这样的姿态,也不由得有些发笑。

  “要去尝试看看吗?诅咒!”他说道。

  沐恩想了一下,随后点点头…

  邓布利多打开办公室的侧门,带着沐恩在八楼走着,他有些疲惫的说道:“我一贯不擅长诅咒,如果你想看看,那再好不过了。”

  “我对诅咒也不是很在行。”沐恩摇摇头,邓布利多总想给他戴高帽,似乎这样就可以轻易的框他办事儿。

  “你不擅长诅咒?听说博金已经消失很久了!”邓布利多突的转而说:“我知道那是你做的,除了伱,我想不到第二个人!”

  “为什么这么笃定?”沐恩撇了他一眼。

  “因为他已经被那个诅咒折磨了数十年,他曾经在二十几年前就反复的请求过许多声名斐然的巫师,希望有人能帮他解除诅咒。

  可从未有一个人能够帮助他,那个诅咒很困难,难到…博金不再提及,现在或许已经没几个人记得他以及他的那个诅咒。

  不过你知道的,人老了总喜欢回顾过去的总总。”

  “我只是碰巧会而已。”沐恩说道。

  “总得试试,不是吗!”说着,他便带着沐恩来到了八楼极其偏僻的一个小走廊中,随后他转过身,面向一堵墙。

  霍格沃茨有许多门和墙喜欢交换模样,有些看着是墙,其实是可以推开的门。

  有些是门,其实拉开之后,里面是无法通行的墙面。

  显而易见,这是前者。

  邓布利多朝墙上走去,顿时在走廊窗外阳光的泼洒下,墙面荡起涟漪,宛若流水。

  沐恩也紧随其后,跟了进去。

  只一进入其中,一股灰尘味弥漫在鼻腔,显然这里是一个无人问津的塔楼。在他们面前的,只有一截直直通向上方的阶梯。

  “这里没有家养小精灵打扫?!”沐恩手一挥,一股强风席卷住整个空旷的塔楼,顿时空气清新了几分。

  “这里禁止随意出入。”邓布利多解释到率先朝着阶梯上走去。

  阶梯上,是一个位于塔楼半侧的平台,窗外阳光照射进来,两人走上平台,却见空旷平台上,只有一张非常老旧的长桌,

  桌上有一本黑龙皮封面已有些剥落的古书。在它旁边,摆放着一个小小的银色墨水瓶,瓶中插着一根长长的褪色羽毛笔。

  “这就是准入之书与接纳之笔?”沐恩走进了些,仔细打量着这书与羽毛笔。

  邓布利多点着头,轻轻抬手,却不碰这些书页,那书页便自动缓慢翻动起来。

  他的目光在一个又一个的人名上面扫动,同时喃喃道:“这便是霍格沃茨的核心,四位创始人合力创造了准入之书以及接纳之笔,自建校起它们便存在,再无人触碰过。

  哪怕是每年都要来这里进行新生登记的米勒娃,她也不会直接用手触摸。”

  正说着,那些书页突然脱离了邓布利多的掌控,它自顾自的翻着页,很快锁定在了1992年的一页。

  接纳之笔也从墨水瓶中跳了出来,添加上了一个新名字。

  “卢娜·洛夫古德——1981年2月13日。”

  “我想这个孩子或许是这个年级最后一个被添加入书中的。”邓布利多说道。

  “嗯…”沐恩随意的应和了一句:“这里不会有小巫师误闯进来吧。”

  “当然不会,这里鲜有人至。”邓布利多说到。

  “是吗?”沐恩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伏地魔曾经来过这儿吧,在你的眼皮子底下。

  他曾握住过这支笔,进入霍格沃茨魔法构造的深层之中,为黑魔法防御术种下了诅咒。”

  说着,沐恩摊开手看向邓布利多。

  邓布利多迟疑了片刻,随后指尖轻轻一抬,将接纳之笔递到了沐恩手前。

  沐恩握住羽毛笔,面对着准入之书,只入手刹那,他便明白了大概的使用方式。

  下一刻,准入之书开始唰唰的翻动着书页,然而不管再如何翻动,左右两边那老旧发黄的羊皮纸依旧等量。

  似乎,这本书有无限书页一般。

  随后,书页猛然停住,一张空白的羊皮纸出现在书页之上,沐恩缓缓落笔。

  在那银色的墨汁触碰到黄色纸页的刹那,周边所有的一切,似乎都被无尽的拉长远离。

  再一眨眼,他便来到了一片无垠虚空之中,抬头一看,群星璀璨。

  红绿蓝黄,四条星河相互交织,组成一副绝美的画卷。

  他微微抬手,对准那星河…

  塔楼之中,窗外天光落在静止不动的两人身上,沐恩缓缓睁开双眼,手一张开,接纳之笔便蹦跳着回到了银色的墨水瓶中。

  他摇摇头:“里德尔借用血脉的力量,在霍格沃茨的深层种下了诅咒之种。没有四位创始人的血脉,很难进入城堡的深层术式逻辑环中进行清除。”

  沐恩顿了顿:“而且这种涉及命运的诅咒…”

  “你并不相信命运,我知道。”邓布利多莞尔一笑。

  沐恩一言不发的看向他,那天的命运论调依旧历历在目。

  “看来你也有搞不定的事情。”邓布利多转身说到。

  两人朝着阶梯向下走去。

  “毕竟这种麻烦活很是累人,不过我有其他的办法解决…就看你介不介意了。”

  邓布利多有些无奈,尽显老态:“这座城堡好歹也算是古董,还是算了吧。”

  他其实到现在也不是很清楚,沐恩到底年岁几何。为什么他的心态永远这么…年轻!

  ……

  数天后,沐恩突然发现他好像又被邓布利多摆了一道!

  他决定任职黑魔法防御术教授的事情,不知怎的就流传了出去。

  导致在某个安静祥和的早晨,麦格教授匆匆来访,直接让一对在下面假装看书的小情侣噤若寒蝉。

  此时沐恩手持唱唱反调,慵懒的靠着沙发,双脚搭在红色的脚凳上,好不舒坦。

  “琼斯教授,我想问问你关于黑魔法防御术期末考试的安排。”她走上前来说。

  ??

  听见麦格教授的话,他猫脸懵逼!

  这就…教授了?!

  “那…不是奇洛的事情吗?”沐恩拿起一块小鱼干塞到嘴里。

  “你为什么要吃小鱼干?”麦格教授突然神色严肃起来:“琼斯,阿尼玛格斯的后遗症开始出现了吗?!”

  “哦…不,只是觉得这个味道比较好。”沐恩一脸尴尬:“毕竟邓布利多也不是真正的老蜜蜂,对吧。”

  “噗…”

  下方,一个坐得稍近些的女孩没忍住笑了起来。

  顿时,现场有些沉默。

  ……

  “好吧,我们还是谈谈期末考试的事吧。可是我觉得没什么可考的,所有人免费给个及格线如何?我都不是很了解他们到底从结结巴巴的奇洛身上学了什么。”

  麦格教授无奈的看了一下周围的学生们,她很想直接说“什么也没学。”

  可是周围孩子们太多了,她说不出口。

  “琼斯教授,我觉得你该有个正经的办公室了,毕竟你以后是教授了。”她低声建议道。

  随后她认真想了想,无奈点头,委婉道:“我觉得成绩方面不用太严格,毕竟你的要求可能和奇洛所教的不一样。

  但我依旧建议你举行期末考试,这样你才可以了解这些孩子的黑魔法防御能力如何。

  这样才好提前规划准备下个学期的授课,不是吗!”

  麦格教授不愧是在霍格沃茨任教了三十多年的老教授了。

  不仅会教孩子。

  还会教老师怎么做老师。

  沐恩沉默了好一会儿,不得不承认对方言之有理,只得点头。

  “好吧,感谢你的建议,麦格教授。”

  送走麦格教授后,沐恩看着他们这些孩子,无奈的拍了拍手。

  “好了,孩子们,我想你们也听到了,我得弄个正经办公室了。”

  “你要搬走了吗?”刚才忍不住发笑的那个女孩问到。

  “很抱歉,是的。”沐恩看向那个姑娘,她就是当初想要一个猫猫头面具的那个女孩。

  “我不在了之后,平斯夫人肯定不放心你们的。所以很抱歉,阅览室要解散了,很高兴和大家度过的这一年。”

  这是实话,他不在这儿盯着,平斯夫人肯定不愿意再仍由他们随意的带走图书馆的书。

  “好吧。”一众人有些兴意阑珊。

  “那教授,你要出些什么题考我们,可以透个底吗?”有人问到。

  这一年来,沐恩和孩子们处得很好,没什么架子、和蔼可亲成为了孩子们对他的印象。

  顿时,有人问出这个问题后,所有在阅览室里的人都抬起了头,翘首以盼的看着他。

  “我也不知道。”沐恩摇摇头:“老实说,我在这里呆了一年,每天都有人来问我问题,魔咒、变形术、魔药学,甚至古代魔文和麻瓜研究我也为人解答过。

  但是…从未有人来问过我关于黑魔法防御术的问题。

  我甚至很怀疑你们,到底对黑魔法以及防御术有没有一个清晰的概念。”

  他的话像一把把刀子一样,精准的扎入每个人的心窝之中。

  顿时所有人都有些汗颜,突然感觉眼前和蔼可亲的琼斯先生,似乎变了一个人!

  “当然,我不是针对你们,我只是想说,因为这门课长久以来的特殊情况,导致了你们有那么一点点的…”

  “我们学得有一点点杂!”弗雷德快速抢答。

  “额,不是!”沐恩正在从大脑中翻找,企图找到一个能温和些的词汇。

  “你们有那么一点…菜!”

  他承认他尽力了。

  众小巫师顿时面色尴尬,有人甚至擦着额头不存在的汗。

  “想开点,这起码代表了我不会给你们出太难的题目。”沐恩安慰到。

  “所以,会是什么?”那姑娘还是继续问到。

  “这可就不能说了。”沐恩摇摇头,坐回了位置上。

  其余众人也已经没了继续看书的心思,他们一一离去,要赶紧告诉众人黑魔法防御术期末考试即将重启。

  看着空无一人的阅览室,不知怎的,他还突然觉得有些失落。

  毕竟这还是这么久以来,这儿少有的冷清。

  站起身,沐恩将门关上,最后看了一眼这个阅览室。

  “猫先生!”洋溢着笑容的女孩和他打着招呼。

  “哦,中午好,辛黛尔!”沐恩回应到。

  “你要搬到其他地方去吗?”她笑问到。

  沐恩点点头:“是的,二楼,黑魔法防御术办公室。我想你应该从刚才出去的小巫师们的口中得知了。”

  “好吧。”她摆摆手:“那看来以后见面的机会会少许多。”

  “是的。”沐恩点点头,告别离去。

  辛黛尔坐在平铺绿茵草坪上的垫布上,看着画中的那个天空。

  她可以很清楚的知道,这个天空,和曾经看到的那个天空不同。

  她朝外望去,想要越过走廊,看向外面的那个一碧如洗的天空。

  突然,一张毛茸茸的大脸出现在了她的画框前。

  “我突然想起来一件事儿。”沐恩说道:“邓布利多建议我在办公室挂一副画像或是相片,方便联系。

  我想来想去,只能想到你,不知道你愿不愿意!”

  “这算是工作邀请吗?”辛黛尔看向他。

  “当然。”沐恩点点头。

  “荣幸之至。”辛黛尔开心的点点头。

  似乎那个笑容…比她的画师为她赋予的要好上许多…

  还有6K…晚点,今天之内(﹏

  请收藏本站:https://www.ecc6.com。E小说手机版:https://m.ecc6.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